金光海境线吐槽(第一部分:主线)

在海境线主线吐槽之前,先让我来槽一槽负责这线的两位编剧:

季电一定恋爱失败,和隔壁棚的太平分手了,决心报复社会,才写出皇稣这么一对全程刀刀刀的CP,除了最后的仙山HE,其余都是刀中找糖,简直有毒,纵观布袋戏史,过程丧得那么彻底的CP几乎没有。

三弦一定整天勾三搭四不安分,先后勾搭季电傲绝李白。整日三心二意,一会儿瞥《红色》一会儿瞄《low榜》,看看海境线被他整成什么四不像了,ppt编剧问答还要人带入法国十月大GM,拜托某些ww编剧多读点史书增加点眼界。

槽完两位编剧,接下来槽海境线,只槽剧情,不说编剧一字。

海境线横跨两档,纵观整条线,两档侧重点不同,正好分为两部分——东皇战影和魆妖纪。

东皇战影主讲宫斗,魆妖纪主讲GM。

东皇战影时期的海境线可以说还在可控范围,剧情可圈可点不在少数,跌宕起伏不在少数。

但魆妖纪时期的海境线完全失控了,然而这个失控可以说是必然的。

第一:主旨题材错误。

布袋戏主要的载体是武侠,而非阶级GM,这不是布袋戏所能承受的。因此,注定了几千公里便是边关、海境村、双方对战几千士兵打群架等笑话。

第二:选了GM题材的前提下,因双线问题的篇幅压制。

这题材过于庞大,牵扯的方方面面过多,给整整三档都未必能演完的情况下,硬是在双线并行的两档下给演完了,导致里面最重要的暗线三王之乱仍是遮遮掩掩未讲清楚,包括三王为何造反,玲姬为何死都不愿意回皇城等。

第三:预设所谓的胜利方,皇城作为胜利方观念太过想当然和理所当然的优越感。

从道德、逻辑、观念等方方面面,都能看出皇城方的想当然和虚无主义,用及其不切合实际的观点来挽尊,违背了历史发展的客观规律及从实际出发的唯物主义理论。

我只问一句:在座的戏迷愿不愿意成为在海境这种严格控制下的种姓制度里的波臣?答案显而易见,而剧里皇城方的挽尊观点显然站不住脚。历史即便有反复,但它仍是螺旋形上升前进的。

第四:以布袋戏的武侠形式为载体的前提下,皇城方能赢全靠强行二五仔。

以布袋戏的武侠形式为载体的前提下,每到皇城方出现危机,鳍鳞会和玄玉府的中高层总会自动跳出一个背叛者力挽狂澜。我数了数没决战几次,三姓家奴螭龙背叛了两次,大表哥背叛了一次,可以说占了至少决战的2/3。用一次就算了,一而再再而三的来这招,手段实在不高明,特别苍白。

第五:在篇幅有限的情况下,本档最终BOSS设定有误。

单看千岁的个人线,非常的完整,且从一而终。然而,他的个人线和主线的主旨可以说是完全成割裂状,融合不起来。在这样的情况下,为了让龙子作为传承八爪GM思想的后续接班人,盲目、强行的把千岁推上最终BOSS位置是不合理的。结果显而易见,给戏迷呈现的反而是极其糟糕的观感。补完全线的我,对着海境的雨囧囧有神好几秒。

海境线按照剧本应该把龙子设定为最终boss,把千岁设定成打头阵的武力值开挂前锋较为合理。不过,按现状若千岁便当后,龙子再起来补刀,估计皇城方肯定兜不住,这江山没准真就易主了,所以这皇城方强行胜利强的特别勉强,没底气……

第六:拆了东墙补西墙,武力值混乱。

最明显的就是试吃鱼,和龙子彻底反目后,有一场和龙子的内力比拼,结果他拼输了。而在最终决战,他先是扛了使劲全力的龙子,接着又扛了彻底爆发的千岁还没领便当……EMMMMM……操作太骚……拆了东墙补西墙的痕迹太明显,看得人无语凝噎。

第七:篇幅限制,部分人设过于浪费。

北冥华的退场是典型的为退场而退场,写的太过草率,即便为了鱼四改邪归正,安排布置上也比较匆忙,单看东皇战影部分,可以发现他身上能发挥的点还有很多可以挖掘,可以写的更好。魆妖纪部分则较脸谱化,最终为便当而便当。

这类典型的,还有一个鱼四。内战终结,鱼四甩锅走人的心态也较为突兀,不太符合最初的鱼设,即便鱼2替他死,他那时也是紧握双拳说要报仇。

昔苍白也是个没得到发挥的角色。从剧中看苍白可有其更好的发展空间,由于篇幅的限制没有展开,较为浪费。

第八:丧心病狂的所谓十年一局,只为“河清海晏”。

鱼相为鳞王能顺利进行所谓的海境gaige,用十年谋划了这“先养鳍鳞会为患,再一波收割底层波臣反dong派”直至海清河晏的局。

不患贫而患不安。上层直接拿最低层开刀,这布局可谓智障至极愚蠢至极,堪为本档最大的不可饶恕,本档最不可挽回之硬伤,本档最恶心的辣鸡!

综上所述,海境线的失败是必然的。

即便中期刀叔之死、结尾龙子继承八爪遗志等几个海境线数不多的闪光点,但海境线主旨的根源、设定、观念以不符合现实的历史虚无空想主义为依凭,脱缰野马般的崩盘是注定不可避免的。

评论(20)
热度(2)

关于

本命王杰希、倦收天、空帝、花哥、纯阳道长,墙头众多;

墙头千岁、香香、罗姐、公子开明,邪皇,缺舟,少艾,魔王子、网妃、玄狐、龙子、小周、二翔、洛风、谢云流、裴元、曲风、藏剑二少etc.

双邪、双羊、羊花、藏花、谢李、周翔、王肖、空网可食可逆,双担互攻不忌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