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翔】红与黑 五·河与岸

这篇周翔文也蛮好看的~~推荐下~

周_期为T:

前文请戳 一~四


本章是更新8000+_(:з」∠)_本来打算和一~四放一起,但是觉得太长了你们不会想去翻了……先这样吧。小学生文笔,私设多如狗,ooc抱歉




红与黑


荣耀是红色的,现实是黑色的。




五、第八赛季·河与岸


回忆一旦开始,似乎就无法轻易的停下,出租车上,我们故事的另一个主人公开始为我们追溯接下来的故事。


依旧是轮回众人外出旅行的第一天,那天的太阳并不是很大,但毕竟是夏天,温度方面还是很客观的。虽然沙滩之上没有出现被太阳炙烤出的腾腾热气,但是沙子还是被晒出了一定温度,踩在脚底下很温暖,却也有点粘腻。周泽楷原本就被T恤闷出了一身的汗,然后被轮回的另外5个好队友埋成了一个布丁,几番胡闹下来,砂砾仿佛都结在了皮肤上,别提又多难受。而站在他对面的孙翔也好不到那里去,身上唯一的装备是一条沙滩裤,裤子上面还有一些不明的污渍,不知道是哪里蹭的。当然最让人注意的是发红的眼球,不用言语,就暴露了一切难掩的失意。


同样狼狈的两人默默的对视了一眼,然后都突兀的笑了。


两人往日见面不是在赛场上就是全明星周末,毕竟是官方活动,考虑着战队和自身的形象,哪一次不是打扮的人模狗样,现在这幅颓然的样子看起来还真有点新鲜。“枪王,”孙翔的目光扫过周泽楷全身上下,最终停留在他头发上的点点细沙,“你不是被甩了,怎么看起来这么惨。”


“被埋了。”虽然理解不了为什么在对方的心中惨和被甩画上了等号,周泽楷仍是好脾气的解释。按照目前的状况看起来,嘉世这位年轻的斗神明显比他更加惨一点,毕竟心灵的痛苦比起肉体的痛苦总是加倍的。当然了这些观点要是说得出口,他也就不是周泽楷了。回答问题的同时,轮回队长的目光不由扫过对方属于宅男的偏白肤色,好心人士周先生将手中那件干净的短袖递了过去,“穿上,晒黑,不好。”


“不用了,我马上就回去了。”周泽楷的好意孙翔心领了,都是背着一身的广告代言的人,自然知道保持良好外型的重要性,只不过他今天心理烦得很,很多很多的事情堆在脑子里,下车的时候也就忘了套上T恤了。


“穿上,”周泽楷仍是坚持着。


孙翔一脸的无语,彼时他和周泽楷还没有特殊的沟通方法,要让他说服这个沉默寡言的男人难度系数不亚于辅佐嘉世杀回联盟拿个冠军,或许在小斗神的眼里还是前者更加困难一些。


对方不接,周泽楷的手就一直举着,孙翔没办法只好伸手去拿,结果手伸到半空中,动作却是戛然而止。刚才被孙翔踹的那两脚疼痛已经有了初步的缓解,那个男人也从沙坑之中爬了出来,一把扯过了孙翔的手腕。男人看起来气势汹汹,“跟我回去。”


“艹,都说了分手了,你给我滚开。”孙翔忍不住爆了粗,刚才努力压制的火气又涌现了出来。


“翔翔你能不能冷静一点,”虽然那个男人也在火头上,但是称呼起孙翔来依然是十分的亲切熟稔,“我是为你好,你到底有什么不满意,我们回去以后好好谈谈。”


在一旁围观的周泽楷心中微微讶异,看来自己刚才的感觉不是空穴来风,孙翔和那个男人果然是在水上车后面谈分手。而且看目前的情况,应该是孙翔甩了对方。不知道应该先惊讶孙翔的性取向,还是先惊讶电竞选手之中又多了一只脱团狗的周泽楷无比纠结。


“我就是不满意你行了吧,你回去听你妈的话吧,这辈子都别断奶了。”孙翔不顾周泽楷在场,又吼了对方一句。


“孙翔,你别闹了!”这句话显然是触及底线,那个男人称呼起孙翔的态度都不复温和,说完他一把拉起孙翔的手,就要把人拽走。


孙翔显然是不打算跟那个男人走的,周泽楷正犹豫着要不要帮着拦一拦,就看见孙翔成功的挣开了束缚,然后又是一脚把那个男人踹倒在地。


踹倒在地!


一直以为职业圈都是一群战斗力为5的宅男,没想到小斗神的身手如此不俗。


接下来他看到对方从善如流的从沙滩裤的口袋里面拿出了车钥匙,然后非常潇洒的冲自己挥了挥手,“我先走了啊,枪王,下次赛场上见吧。”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周泽楷,“……”


 


这原本只是轮回战队旅行途中的小小插曲,周泽楷虽然挺在意的,但是也没有深究的机会。原本以为此事就此也就揭过了,没想到当天晚上在酒店里,周泽楷再一次的接到了孙翔的电话。


孙翔的语气听起来挺正常的,仿佛没有遭受过一场失败的恋情。“枪王,你们现在还在象山吗?”周泽楷今天被人埋进了沙堆,很显然对方是组队来的,而且人数还不少。


“在北仑。”周泽楷简单扼要的回答了对方的问题,轮回众人对于这点怨声载道,订的酒店在北仑区,所以尽管在海上玩得精疲力尽,还是得再忍受一段奔波,才能扑向酒店柔软的大床,帮着订酒店的工作人员人干事!


“真巧,”孙翔的语气有了点兴奋,“我也在北仑,你明天有空吗,不如我们一起去凤凰山玩吧。”


答应还是不答应?行程方面自然是没有问题,由于今天玩得太累,所以轮回众人决定明天在酒店休息一天,而今天已经在阳伞下休息了一天的轮回队长原本也打算自己出门逛,答应了正好凑个伴。但是,他和孙翔的关系似乎没有好到可以结伴同游的地步。理智与情感在脑海中博弈了一分多钟,最终周泽楷还是鬼使神差的说了一个,“好”字。


“你住哪里啊?我明天早上开车来接你吧。”


周泽楷将自己的酒店名字报了过去,接着两人很快的约好了见面的时间地点,孙翔在电话那头说道,“那么就这样定了吧,明天见,枪王。”


“周泽楷。”周泽楷冷不丁说了一句。


“什么?”孙翔本来已经打算挂电话了,现在却被对方突然响起的声音弄得有些蒙。


“不是枪王,周泽楷。”


“哦,懂了,你是让我别叫你枪王,叫你周泽楷是吧。”参透了联盟最难理解的周泽楷语,孙翔觉得自己无比机智,“那么晚安,周泽楷。”


电话就在这时候被挂断了,周泽楷对着那边的忙音,下意识的接了一句,“晚安,孙翔。”


 


一夜好梦,第二天周泽楷起了一个大早,在酒店里面把自己整理了一番,镜子里的男人恢复了帅气的模样,昨天的狼狈一扫而空。打理完仪容仪表之后下楼吃早餐的周泽楷在餐厅碰到了队友吕泊远,轮回的队长非常主动的说了一句“早上好”,顺道附赠了对方一个大大的微笑。被队长主动打招呼这一事实惊到的吕泊远吓得把茶叶蛋掉到了餐桌上,然后他用手背揉了揉眼睛,语气不确定的问了句,“队长,早上好?!”然后他看了看自家队长手边齐全的装备,“队长是要出门吗?”


“嗯,”周泽楷点了点头,“和小江,说一声。”


吕泊远觉得自己仿佛得知了不得了的秘密,自家的宅男队长要出门,还不带副队玩?但是多嘴显然不符合轮回成员的画风,虽然内心已经在疯狂的OS,但表面上吕泊远还是十分淡定的回复道,“知道了队长,我会和副队说的。”


就这样把杂七杂八的事情都处理好了,周泽楷又在酒店的大厅里玩了一会儿手机,和孙翔约定的时间也就到了。虽然是大夏天,但是周泽楷还是非常敬业的扣上了帽子,戴上了墨镜,最后戴上了口罩。出门就看见了孙翔站在车边等他,对方185的个子靠在车边尽显潇洒。当然尽管小斗神的身姿像一株挺拔的小白杨,而且动作也是一副霸道总裁上我的样子,但是周围路过的小姑娘给予的目光多半都是一副看神经病的眼神。


是的,纵然现在是炎热的夏天,但是孙翔还是非常敬业的扣上了帽子,戴上了墨镜,而且戴上了口罩。


于是周·深井冰·泽楷和孙·深井冰·翔就这样友好会晤了。天气太热,孙翔懒得说话,直接拉开了车门。两人钻进车里,孙翔摘下口罩大喘了一口气,不由抱怨了一句,“这鬼天气,热死了。”


周泽楷也摘下来口罩,见孙翔一副被闷坏的样子,忍不住问了句,“还去吗?”


“去啊,当然去。”孙翔给出的回答到是没有丝毫的犹豫,“为什么不去,票都买好了。”


 


接下来就是约好的旅行,孙翔的车在北仑区的街道上开了十几分钟,凤凰山也就到了。这是两人第二次单独的聚会,如果将来回忆往事,当事人一定会忍不住扶额哀叹,毕竟这次聚会对于两人都不是什么愉快的经历。


进入游乐园之后,孙翔看了看现在开放的项目,二话不说就拉着周泽楷去玩自由落体。虽然戴了口罩看不清表情,但是周泽楷却能感受到孙翔流露出的兴奋,就像是从未来过游乐园的小孩子,和昨天那个因为分手而眼角微红的大男孩判若两人。情绪转变之快,让人不知道是应该为他庆幸还是担心。


满怀心事的两人到了设施的边上,孙翔正打算走过去排队,手腕却被周泽楷一把拉住。小斗神不明所以,“怎么了,不打算玩啊,周泽楷你恐高?”


“不是,”枪王摇了摇头,虽然看到这个高度有点紧张,怕到是谈不上,“会拍照。”说着他指了指队伍边上的那台机器,那是游乐园里的自动高速拍照机,用来记录下游客们体验失重感那一刻的表情,现在机器上面正呈现出上一轮自由落体的游客们的照片,大家都是表情狰狞,让人看了哭笑不得。而且为了防止东西乱飞,自由落体这个项目在玩之前工作人员都要提示你摘下所以饰品,失去了墨镜和口罩伪装的两人难免不会被有心人认出来。思量至此,周泽楷的语气有些惋惜,“拍到,不好。”


“对哦,”孙翔这下来反应过来,虽然宁波不是某个战队的主场,但是难免会有荣耀粉,如果被他们发现轮回的队长和嘉世的队长一起来游乐园玩,而且还留下了这么……这么酸爽的照片。孙翔觉得画面太美,他不敢看了。


但是这也意味着所有刺激的游览项目都不能玩了,原本在介绍上看着目前世界上落差最大的漂流项目,还有为目前亚洲环数最多、世界第二的八回转过山车这些天花乱坠的介绍孙翔还有些幸福,现在一腔的热情全都成了失意。小斗神挠了挠头发,刚才在展板上光顾着关心“自由落体”了,其他的项目都没看仔细,于是他回头问自己的同伴,“那我们现在玩什么?”


周泽楷侧着头思考了一下,其实他原本只打算陪着孙翔玩一玩,孙翔去哪他就去哪儿,也没仔细看那些游乐项目。结识了荣耀女神之后也就习惯了宅在家里,对于游乐园有那些项目还是儿时的记忆,周泽楷想了一个听起来稍微靠谱一些的,“去坐,摩天轮?”


两个大男人去坐摩天轮……孙翔觉得自己有点不好了,但是坐坐摩天轮至少比傻呆在原地强。于是两人按照指示牌的路线一同前往了摩天轮的所在。


凤凰山主题乐园的摩天轮远没有宣传图册上面看起来那么梦幻,红色的漆应该是漆了很久了,小小的车厢看起来有些肮脏。孙翔和周泽楷两人坐了进去,透过了摩天轮上脏兮兮的窗户看到了外面的世界。周泽楷一贯寡言,两人在一起不免有些尴尬,孙翔没话找话的说了句,“挺没劲的吧,拉你出来不好意思了。”并不是真心诚意的想要道歉,但是起码的礼貌客气,孙翔还是懂得。


“没事。”周泽楷的表现也是十分的大度。


然后两人又失去了话题,沉默在车厢中蔓延,唯一的声音是机器冰冷的转动,当车厢升到最高点的时候,孙翔突然举起了手机,干笑了两声,“不能白来,至少和张影吧。”


于是周泽楷凑了过去,两人对着镜头露出了一个勉强的微笑,看不出来有多开心。


拍完之后,周泽楷忍不住指着孙翔的小拇指问了一句,“手上,怎么了。”他指的是孙翔小拇指上一道疤痕,看得出来是近期刚弄上去的。


“没什么。”孙翔立刻把手插进了口袋,显然对于周泽楷的问题十分抗拒。


“抱歉,”


孙翔没答话,摩天轮也在这时候转完了360°,两人除了车厢,气氛似乎比开始更加的沉默。


接下来依旧是一场乏味的旅行,枪王和小斗神去坐了摇摇晃晃的船,又去一点都不吓人的鬼屋转了一圈,最后还像小学生一样在空中踩了半天的自行车。孙翔原本有来游乐园发泄一番的意思,现在心里确实更加堵得慌。带着口罩脸上闷热的要死,小斗神随手把刚买了甜筒丢进了垃圾桶,对边上的枪王说道,“算了,没什么好玩的,我送你回去吧。”


现在的气氛压抑的让人难受,周泽楷似乎觉得昨天见到的那个红着眼睛的孙翔又回来了。他很想说些什么缓解一下气氛的尴尬,但是这显然不是轮回这位沉默寡言的队长擅长的领域。两人无言的出了游乐园,到孙翔车上的时候,周泽楷突然提议道,“去喝咖啡?”


“你想喝咖啡?”孙翔用车载导航看了看地图,“这家咖啡店挺好的,不过离你住的酒店有点远,要去吗?”


当然要去,周泽楷诚实无比的点了点头。


 


于是两人一起去了孙翔说的哪家咖啡店,孙翔显然是来过很多次的样子,对咖啡店里面的位置熟门熟路。两人在二楼挑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孙翔点了一杯cafe mocca,周泽楷点了一杯Macchiato。两人就这样面对面的随意喝着咖啡,咖啡店里面放着的英文歌曲调子很悠扬,主唱的声音甜甜的,很耐听,勉强算是弥补了交流的空白。


人在无聊的时候,一般都管不住自己的目光,孙翔也不例外,喝了几口咖啡不免开始左顾右盼。周泽楷正享受着Macchiato甜腻的口感,突然就看到坐在自己对面的嘉世队长,目光锐利了起来。


孙翔盯着他们后排的一个位置,周泽楷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只看见一个穿着雪纺裙子的女人。妆容精美,皮肤白大眼睛,看起来有为了扮嫩而故意选择了比较甜美的打扮,但是这也难以掩盖她快要三十岁的年纪。周泽楷皱了皱好看的眉毛,不懂得为什么孙翔盯着一个比他们年纪都大好几岁的女人。


帅哥的目光都落在自己的身上,难免令人兴奋,但是偏偏两人的态度一个气愤一个困惑,都谈不上友好。那个女人下意识的往靠墙的位置缩了缩。这个动作惊动了她的男伴,对方察觉出了她的紧张,似乎低声询问了什么,然后女人撒娇似的说了句什么话,神态娇憨,接着用手指了指孙翔和周泽楷的方向。


她的男伴转过头来,与孙翔对视了一眼,平和淡漠,寡情的过分,然后很快的转回身子,似乎在好言好语的安慰收到了惊吓的女人。


这个场景在周泽楷看来分外的刺眼,他此时才明白,原来孙翔看的不是那个故作娇憨的女人,而是坐在女人对面的那位。


这个男人周泽楷昨天与他有一面之缘,孙翔的男朋友,或者说用前男友来说明他的身份,更为合适。


周泽楷喝了一口杯中的咖啡,低声询问道,“不开心?”


孙翔一口牙几乎咬碎,虽然昨天是他喊的分手,但是对方居然那么快就开始和别的妹子同进同出,也是醉了。他是一个直接的人,一切的怒火都想要用最干脆的办法解决,“我想揍他。”


坐在他对面的轮回队长,突然问道,“想走吗?”


“你不想呆了我就送你回去呗。”小斗神觉得对方大概是好意,毕竟遇上带着女朋友的前任没人会感到开心。


“等一下,”周泽楷突然对着孙翔笑了一下,然后就站了起来,不顾孙翔惊愕的目光,径直走到了那对小情侣的桌子前。枪王大人轻轻的喊了一句,“这位先生……”


孙翔的前男友显然没有想到周泽楷会走过来,但是凭借着优秀的记忆力,他不难发现这个人就是昨天在海边和孙翔打招呼的男人,估摸着也是一个职业选手,他语气小心的确认了一句,“你是昨天哪位……”


“砰……”


那个男人的话还未说完,周泽楷的拳头就对着他的眼睛招呼了上去,周泽楷的力气不算很大,但是这一拳下去也有些狠了,男人低头捂着眼睛,嘴里流露出破碎的呻吟。坐在对面的女人也被突如其来的发展吓到了,惊讶的甚至忘记了尖叫。


孙翔“……”


然后周泽楷飞快的跑了回来,一把拉住了孙翔的手腕,把他拽了起来。“跑!”周泽楷如是说,说出口的语气带了点笑意,像是孩提时代的恶作剧得逞,成功的作弄到了自以为是的大人,然后找到自己的小伙伴分享喜悦。


孙翔还被这个事件的进展弄得有些蒙,愣了半天不知道该跟周泽楷说些什么,但是对于这个突然的指令,他还是很快的做出了反应,手接了一把力,身体就快于思维的执行了。


掌心相依,五指相扣,两人一起跑出了咖啡厅,彷如一场盛大的逃亡。


这一次,枪王带着小斗神逃离了他失败的爱情。


无处停泊的小船,是否能因此找到河岸?


 


好在早就付了帐,这样跑路也是毫无压力。两人都是典型的宅男体质,虽然有了身高加成,但是也不能指望他们是什么运动健将,跑了一段路之后,两人都有点气喘吁吁的。末了还是孙翔先拉着周泽楷停了下来,“日……周泽……楷,”小斗神边说话边喘大气,“我的车……还停在……哪里……”


周泽楷也停下来喘了两口气,脸上的表情确实挺开心的,“心情……好些了吗?”


孙翔听了这话忍不住扯了一下嘴角,“谢谢你,”不只是为了今天的陪伴,不只是为了咖啡厅的一拳,还有刚才的奔跑,仿佛所有烦恼都呼啦呼啦的飞走了。


周泽楷摸了摸孙翔的头,对方现在正弯着腰喘气,这个动作做起来到时一点都不费劲。


“现在怎么办,回去拿车吗?”


周泽楷摇了摇头,然后指了指身后。两人现在身处一家购物广场,广场上那块巨大的电子显示屏正介绍着各层的设施,底楼超市,服装,箱包,美食城,量贩KTV还有电影院。当界面停留在新上映的电影介绍的时候,周泽楷指着这个对孙翔笑了笑,“请你看电影。”


于是两人重新带上口罩,一起坐电梯去了顶楼的电影院,周泽楷其实不太关注娱乐影视,选电影也选不出什么花头,看到一张海报上面有一个熟悉的演员,就买了。


大概真的是选了一部烂片,开演之后摘下口罩,发现这一场电影基本上没有什么观众。两人看了一会儿,也提不起什么兴趣,周泽楷突然转过来对孙翔说,“我们聊天好吗?”


“和你聊天,”孙翔显然被周泽楷这句话惊到了,被职业联盟最沉默寡言的枪王大人邀请聊天,真是……活见鬼了。“周泽楷你会聊天吗?”


“你说,我听,”周泽楷笑了一下,“你知道,我不会说的。”


不知道是不是由于黑暗的掩盖,孙翔觉得周泽楷这个笑容看起来特别的真诚。确实,在这一点上面,周泽楷还是很有信用的,让他说也说不出去,周泽楷的沉默寡言让他觉得无比的安心。


难过的时候找人倾诉无疑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但是嘉世的队长,不论在赛场上还是赛场下都是一匹独狼,从越云到嘉世,他一直没有什么朋友。七期的几个人关系还算是不错,但是这也只是建立在荣耀的基础上。唐昊一心打算以下克上打败林敬言,刘小别仗着手速单挑剑圣黄少天,而他孙翔要取代叶修成为新一代的斗神,王朝的缔造者。在这种连带关系上面,他们确实是可以信赖的朋友,一起鼓励一起加油,但是要是倾诉感情问题。孙翔不用尝试也已经猜到了结局,一定会被笑死的。


而现在和自己在一起的人是原本并不熟悉的周泽楷,约他一起出门也不过是因为无从选择,这个人可以接受他所有的烦恼所有的不满吗?


此刻的孙翔就像是一条在河中漂泊无依的小舟,偶有的一点风浪都可能将他折损在河中,而周泽楷是他目前唯一能看到的那个河岸。四面随风荡,岂不愿檥舟。


于是小斗神慢慢的,把他的事情讲给了这个并不熟悉的男人听。


他给周泽楷讲了一个很俗套的故事,他和那个男人以前是邻居,竹马竹马,对方比他大五岁,勉强算是两小无猜。都说是三年一代沟,但是偏偏谁都看不起的小孙翔对这个邻家大哥哥崇拜的紧。孩提时代的玩耍为日后发生的故事埋下了伏笔,接下来,他们的成长路径以一种微妙的角度重合了。孙翔读小学一年级的时候,可以看到在读六年级的那个人代表毕业班发言。孙翔读初二的时候,可以看到自己附属的那个高中贴出来的大红喜报,对方的名字显眼而刺目。暂时的分别是男人考上了宁波的大学,然后全家都搬到了宁波,原本以为这份感情就这样无疾而终,可是没想到命运又让他们相遇了。高一的时候孙翔退学了,不顾父母的反对跑去了越云训练营打游戏,一心为了荣耀一心想拿冠军。在宁波实习的男人听说了这件事,二话不说跑回了家乡,他对于孙翔职业选手的事情也不抱着支持态度,但是他无法忘记孙翔说起荣耀的时候,那双亮晶晶的眼睛。


“既然我不能改变你的决定,那么让我照顾你好吗?”越云战队老旧的训练生宿舍下,路灯暧昧不明的光线使得男人的目光看起来深情款款,“这样就算你退役以后找不到工作,我也可以养你。”


多么诱人的誓言,孙翔突然发现,原来年幼时间的盲目崇拜或是早已变成了爱情。


于是他们在一起了,那段时间对孙翔来说还算不错,虽然父母依旧对儿子的辍学不太支持,但是成绩的不断攀升和男朋友给予的鼓励,对他来说还是十分的受用。后来他成了职业选手,带领弱队越云斩杀其他战队,甚至有望杀进季后赛。然后转会嘉世,继承了一叶之秋的账号卡,原本是一个充满希望的开始,但是他却失败了。


在孙翔的电竞事业同时遇到阻碍的时候,同样出现问题的还有他的爱情。领队那位研究生毕业的女儿很看好孙翔的男朋友,一来二去甚至流露出了下嫁的意思。那个男人的父母心理是一万个愿意,男人思考了一下,打电话给孙翔,问他能不能抽空来宁波一趟,陪着他出柜。


那时候季后赛开始,嘉世已经被踢出职业联赛,孙翔到时也有空,第二天就买了票过去。


这次的经历并不愉快,刚巧来男人家做客的表弟是嘉世粉,当晚他看见孙翔就是冷哼了一声,“哦,嘉世的孙翔啊。”


男人的妈妈到时态度如常,甚至还好言好语的安慰了一番。吃完晚饭之后,两人向父母摊牌,男人的爸爸当场就抽了男人一耳光。都说不是自己的孩子打不得,男人的妈妈却是拿起了茶几上的一个玻璃杯就朝孙翔招呼了过去,玻璃杯的杯口有一处破损,用手下意识的挡了一下,结果就是这个动作,差点毁了他的电竞生命。


男人的表弟下了一条,他虽然不满意这次的败局,但是他还指望着孙翔这个队长带领嘉世杀回联盟呢。于是着急忙慌的把孙翔送往了医院,孙翔在医院等了一晚上,也没等到男朋友的出现。他倒也没有多说写什么,只是第二天一大早,就坐动车回了H市。


后来夏休期开始,两人的关系缓和了一点。昨天男人带孙翔去海边,多少存了点痛快玩一场然后和好的意思,孙翔原本也没有打算再和对方吵架了。但是……


相处了这么多年,他知道男朋友是一个一心想要往上爬的人,利益永远大于感情,这次的挽留已经的破例,他不想欠对方什么,于是他说,“分手。”


既然一定要分开,那么就让我来说好吗?请你为这个喜欢了你这么多年的人,留下最后一点尊严。


孙翔讲完了这个不算长的故事,他的语气一直平静到了可怕,但是周泽楷却不免心惊肉跳,特别是听到他手受伤的那一刻,轮回的队长简直恨不得再去给那个男人一拳。


孙翔看着周泽楷,发现周泽楷也在看着他,瞳水深深,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小斗神勉强自己笑了一下,然后说道,“你别这样看着我,其实我没这么伟大,真的,我挺生气的,不然昨天也不会踹了他两脚。今天如果你不揍他一拳,我还会再去踹他第三脚的。”


周泽楷摇了摇头,然后将手旁那杯加冰的可乐递给他,“别难过。”


孙翔伪装的平静似乎被这句话弄得破了功,他没有接过可乐,而是用手被擦了擦眼睛,距离太近,周泽楷甚至看清了他小拇指上那道疤痕。“妈的,周泽楷,你选的什么破电影,演得太搞笑了……”笑得我眼泪都出来了,最后一句话孙翔没有说,因为他们两个人都知道这不是真的。


电影的屏幕上,男女主角深情款款地说着狗血而恶俗的对白。然后孙翔强迫周泽楷别过头去,在对方无法看到的地方咬着牙哭泣。


周泽楷很想抱一抱孙翔,告诉他不要紧的,但是考虑到两人的关系还不算是什么很好的朋友,选在半空的手只好改为了一个拍肩的动作。然后枪王转过头去,装作什么事请都没有发生,嚼一口电影院里面不甜的爆米花。


你要的尊重,我会给你的。




TBC




第九赛季可能要写肉,吃不下的留个言吧,如果大家不喜欢看肉我就不写了

评论
热度(184)

关于

叶蓝、周翔、王肖可逆可食。双一双邪双秀皇稣赛高,不服憋着不接受反驳2333